当前位置 :红豆糕新闻网-就是这么厉害的网站 > 军事新闻 > 感谢部队,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

感谢部队,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

导读:新兵授衔的时候,指导员给我拍了照片,用他的手机发给了我哥哥和姐姐,看到我终于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军人,哥哥...

  感谢部队,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

  原本以为生活对他不公,但在这里,他再次感受到了家温暖、感受到了战友的真情,他的心又找到了归属。我们愿意把这份温情一直保持下去,直到他能够展翅高飞的那一天。

  ----武警兵团总队执勤第二支队执勤一大队教导员 祝明星

  我是王发祥,我是一名孤儿,来到部队已经一年多了,今天我要为大家讲述的是我自己的故事。

  我出生在贵州雷山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。那里很贫穷,但在家人的呵护下,我的童年很快乐。八年前的一场意外,却让我幸福的童年戛然而止,当我看到爸爸妈妈冰冷的身体的时候,我只有一个劲的哭,希望用哭声让他们再睁开眼睛看看我,再一起回到那个简陋而又充满幸福的家,但是我哭了好久,也不见爸爸和妈妈醒来。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始终不能接受这个事实,无数次在梦里,爸爸妈妈会带着从县城里给我买来的玩具回到家里,妈妈会拉着我的小手带我去山上采新鲜的蘑菇,但是梦醒的时候,只有我和哥哥姐姐在冰冷的房子里,我能做的,只有不停的哭泣。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,我跑上山顶,在漫天的大雨里呼喊着爸爸和妈妈……我多想他们回来啊。那天晚上,我是被大哥和姐姐从山顶背回来的,还发了高烧,哥哥姐姐为了给我治病想尽了办法,他们抱着我,拿着家里唯一的老母鸡,挨家挨户的敲遍了村里的每一户人家给我找药。当我醒来的那一刻,哥哥姐姐使劲的抱着我,一边哭一边说:“阿祥啊,爹娘已经不在了,你可不能再出事了,你要是出了事让我们怎么给爹娘交待啊!”我抱着哥哥姐姐哭着说:“我要好好活着,我不要你们对不起爹娘,我们一定都要好好活着。”

  从此,在村里人的接济下,我们三人相依为命。再后来,哥哥到了外地打工,每个月都会给我们寄钱回来,姐姐也到了嫁人的年纪,可是她一直没有答应上门提亲的人,她总是说,我还小,不能没有人照顾,要等我长大了,她才会嫁人。但是我知道,哥哥姐姐这样做完全是为了我,这些年我们三个人受了这么多委屈,经历了太多的坎坷,他们是不放心我一个人。

  直到上完高中的那一年,我第一次面临人生的选择,县里来人到学校征兵,我不禁想起了以前学校军训的时候,看到那些教官威武的身影,以及在学校时候看国庆阅兵时军人刚强的样子,我在咨询了相关信息之后,决定去当兵,当时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能给家里减少负担,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姐姐,姐姐很高兴,她和我一起准备了入伍申请书,一起到学校交给了武装部的干部。在等待入伍通知书的那些天,姐姐和我一起坐在村口的大树下焦急的盼着,终于,我们等来了县里的通知,我和姐姐抱头痛哭,庆幸的是我终于能为哥哥姐姐做些什么了,难过的是,从此我就要和他们分别了。

  戴上大红花,穿上迷彩服,坐上西行的列车,我从大山里来到了祖国的西北边陲,来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城市。在新兵营,我遇到了我的第一任班长,结识了第一批战友,我知道,新的生活开始了。新兵营的三个月是爸妈去世之后最开心的时光,比起在学校里,这里的领导和班长十分关心我,他们没有把我当做孤儿,没有因为我的特殊情况而小看我。白天吃饭的时候,班长总是往我碗里夹肉,晚上睡觉的时候,班长会给我掖被子,我的身体素质不好,战友们总是想尽办法帮助我,每当我坚持不住的时候,他们都会给我喊加油,让我能够咬紧牙关继续坚持。新兵授衔的时候,指导员给我拍了照片,用他的手机发给了我哥哥和姐姐,看到我终于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军人,哥哥姐姐都流泪了。

  新兵营的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,来不及擦干离别的泪水,我又来到了新的地方,一个被所有班长称为“家”的地方。起初我并不知道,这里为什么会被称为“家”,但是接我来的中队长告诉我说,在这里,我会真正找到自己的“家”。

特荐精彩文章

热门文章推荐

最新资讯分享

热点新闻资讯